密封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正义不会缺席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覆灭记一【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0:56:59 阅读: 来源:密封条厂家

当夜幕笼罩住星城长沙,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的霓虹开始闪烁,青年男女们伴着激烈的乐曲尽情舞动身姿,释放一天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不远处的橘子洲头,河风习习、杨柳依依,成群的市民在这里休闲地散步、聊天,身旁的小朋友则相互追打嬉戏。

善良的人们不会想到,就在这样一幅繁荣安宁景象的背后,一个以文烈宏为首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黑恶毒瘤正在肆意生长。赌博诈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文烈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可说是无恶不作。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级党委、政府更加坚定了打黑除恶、依法治国、保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信念和决心。

“既要山清水秀的自然生态,也要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和谐安宁的社会生态。”这是省第十一次党代会后,新一届湖南省委向全省人民发出的庄严承诺。

对危害群众的黑恶势力,决不手软、坚决铲除!2017年2月28日,在公安机关打黑除恶的雷霆出击下,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被绳之以法。这也告诉人们:正义不会缺席!无论黑恶势力有多大,其背后的“保护伞”有多强,只要触犯了法律底线,都终将落入法网。

横行乡里的恶霸

长沙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一个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成为村里的标志性建筑。园林式绿化、高耸的围墙、大理石铺就的地面……这座豪华气派的别墅,在周边低矮民房的映衬下显得格格不入。它的主人,就是文烈宏。

文烈宏,1969年12月出生于长沙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因其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人们便呼之为“文三伢子”,这也是他后来混入黑道后得名“文三爷”的由来。

因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又是父母中年得子,文烈宏自小受到娇宠。只要有一丁点好处,父母亲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宝贝儿子。在这种溺爱的成长环境下,文烈宏养成了骄横、任性、霸道的性格。只读到小学四年级的他,便早早辍学开始混迹社会。

成年后的文烈宏做过泥匠、开过摩的,贩过水产、包过工程,并时常周旋于三教九流之间。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些“历练”,文烈宏身上的恶习也开始野蛮生长。

1997年,通过包工程赚了点小钱的文烈宏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这时的他开始发现,通过“出老千”使诈、设套“杀猪”赢钱,比做工程来得快多了。此时的文烈宏或许并不知道,正是由于贪婪和不劳而获的思想作祟,自己开始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也就是在这一年,文烈宏在与同村村民赌博时,因诈赌发生激烈争执,便纠集其姐夫等人前来大打出手,导致一村民的头部严重受伤,送医院紧急抢救后才捡回一条命。两年后,该村民不堪头痛的折磨,最终服毒自杀身亡。这是后话了。

得知出事了,文烈宏起初还有些忐忑不安,生怕受到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和死者家属的报复。几天过后,看到自己并没有遭到打击和报复,甚至连医药费也没有赔偿一分钱,文烈宏的内心开始膨胀起来。他暗暗地告诉自己,人只要恶一点、狠一点,就能打出自己的“江湖地位”。此后,壮了胆的文烈宏开始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桥驿镇也因文烈宏常年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变得乌烟瘴气,当地百姓迫于其淫威,敢怒不敢言。

文烈宏的狠毒,不仅是对外人,就是至亲也概莫能外。他的妻子因不堪忍受其常年家暴,曾服毒自杀未遂;他与自己的老母亲发生口角,一言不合,一拳将母亲的门牙打掉了3颗。

发迹后的文烈宏尽管自己住别墅、开豪车,但早已心寒的父母宁愿在家务农、拾荒度日,也不愿搬进别墅与他共同生活。

夜已深。

赌场风云

本不繁华的民福村一片寂静。村民们早已熄灯就寝,准备第二天的劳作。倒是文烈宏的别墅里灯火通明,几辆小轿车陆续开了进去。

“设备都调试好了吗?一会可别给我绊式样(长沙话,意为搞砸了)啊!”坐在沙发上的文烈宏向身旁的马仔龚某叮嘱道。

“三哥放心,针孔摄像机都已经安装调试好了。等下出牌的时候你用耳机听我的提示就好了。”龚某拍着胸脯说道。

原来,这天晚上,文烈宏约了几个大老板来玩“跑得快”(一种扑克打法)。尽管都是老朋友,但贪心的文烈宏还是想通过诈赌狠狠敲上一笔。

“老规矩,今天就打一万一张底牌。”落座后,文烈宏向牌友介绍这场赌博的标准。看到大家没有异议,赌局便正式开始。

刚刚开打,只见文烈宏眉头紧锁。“三哥,摄像机的线路好像有问题,我这边看不到图像。”耳机那头,龚某怯生生地向文烈宏报告。

似乎是被这一突发状况影响到了赌博的心情,这一晚,文烈宏输掉了200多万。看着几位牌友乐滋滋地驾车而去,文烈宏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老子就是靠赌博起家的,居然还会阴沟里翻船,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对着隔壁房间里出来的龚某等人,文烈宏恶狠狠地说。

没过多久,一心想要扳本的文烈宏,再次将牌友组织到了自家别墅。这一次,在针孔摄像机的帮助下,文烈宏大开杀戒,赢回了2000多万。

几次下来,文烈宏赚得是盆满钵满。看到牌友们纷纷懊恼自己手气差时,文烈宏那刺猬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心里却是想着:“哪是你们手气差,脑子有问题才是真的。”

赌博,是文烈宏最大的爱好,也是他走向犯罪的开端。除了组织他人聚众赌博,文烈宏还自己开起了赌场。

由于资金雄厚,文烈宏被称之为“现金王”。在他开设的赌场内,所有参赌人员均无需携带现金,由其提供筹码,从中按5%抽头渔利。牌局结束,赢者直接拿筹码换取现金;输者只需要给他打借条,5到7天内不计利息,逾期高利计息。而文烈宏自己,除了叫手下开房、倒水做点服务工作,每场下来光“抽水”钱就有几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文烈宏干脆以其外甥的名义专门成立了望城石湖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从娄底、怀化等全省各地招揽一批马仔专门收账。“我借出去的钱,你们要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地全部收回来。”文烈宏经常向手下的马仔训示。

到澳门赌场“看台底”(即除了在赌场台面上的赌博金额外,还在台底再约定另外的赌博金额),通过“洗码”赚佣金,在香港洗钱,赴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赌场豪赌……从2008年起,嗜赌成性的文烈宏将触角伸向了境外。

不过,自认为赌技一流的文烈宏,也有吃大亏的时候。

2012年的一天,一时兴起的文烈宏花了500多万元,领着一众牌友和马仔包专机抵达新加坡豪赌。由于“手气”不佳,这趟新加坡之旅,文烈宏自己输了一个多亿。

浩原

幻龙战记破解版

江湖风云游戏

一梦江湖网易版官方下载

767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