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封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德云社曝酬劳内讧后续内行看热闹外行看门道《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4:00:33 阅读: 来源:密封条厂家

相声演员徐德亮、王文林退出德云社很容易:19日,徐德亮在博客中发表声明,宣布他俩从此与郭德纲领军的团队分道扬镳。然而这次“分手”在相声界引起的轩然大波,不知道他们之前是否想到了。

先是郭德纲怒了,无端被指责克扣员工工资,在沉寂了一天之后,郭德纲终于进行回应:德云社对他们“恩同再造”,如果徐德亮再乱说,那就用法律解决。之后,徐德亮的师傅张文顺表示徐德亮应该把名字里的“德”去掉,并将徐德亮清除出门户。

一时间,爱看热闹的内行来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反倒是作为外行的网友们一针见血地指出:啥也别说了,还不都是钱闹的。

徐德亮:

我根本没拜师

喜欢郭德纲的人,一定会记得他和徐德亮合作的相声《我的大学生活》。曾经的一对黄金搭档,如今却分道扬镳。对此徐德亮表示:“我和王文林是搭档,今后我俩还是搭档,不会分开。”至于是自立门户还是去其他俱乐部演出,徐德亮表示自立门户的可能性比较大,“相声是肯定会说,就看在哪说,自立门户有些困难,但还是有可能的,关键是怎么操作。”

关于“被压制”一说,徐德亮表示:“我非常感谢德云社给我的发展空间,我和德纲没矛盾。”至于今后会不会和郭德纲合作,徐德亮称:“买卖不成仁义在,只要他给的钱满意,也可能合作。”关于未来,徐德亮打算成立一个曲艺社团,要把单弦、天津大鼓、评书、快板等融合进来。

一直被称为“徐德亮师傅”的德云社老相声演员张文顺在德云社网站上发表声明,将徐德亮“清除出门”,不再允许他用“德”字命名。对于师傅的言论,徐德亮表示非常理解,但是同时他也表示:“我根本就没有拜师张先生,我小时候曾和单弦前辈蔡芳、赵俊良学单弦,跟随京韵名家白奉霖学习京韵大鼓。现在说这些没有实际意义,每天的采访太聒噪,有什么以后再谈吧。”

张文顺:

没徐德亮这徒弟了

德云社元老、一直被称为“徐德亮师傅”的老相声演员张文顺在徐德亮博文发表后,立刻委托徒弟张德武在德云社的网站相声公社中发表声明,表示“现在德云社火了,有人心里不平衡,想离开很正常,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并称他不宜再用名字中代表辈份的“德”字。

声明写道:“徐亮(德亮)曾经是我口盟的徒弟,一直以来并未摆枝(举行拜师仪式)。2008年元旦徐亮曾来我家看望,并未提及要退出德云社之事,此后都没有消息。中秋节前一天,几位热心观众来我家探望,我才听说徐亮要离开德云社。”对于徐德亮的离去,他提出三点:“一、尊重徐亮的事业选择;二、本人能力有限,无法再指导徐亮先生的表演艺术;三、‘德’字系本人家谱的排序,徐亮不宜再用。”

于谦:徐德亮心理失衡

于谦是从网上得知消息,随后看到了张文顺的声明。于谦称之前并不知道他们会退出,但回想他们过去面对媒体的发言、台上的演出以及平时说话等等,又觉得这事不奇怪。

于谦说:“德亮一直在台上说‘德纲挣多少多少钱,我们待遇不一样之类’,我们听了也都很别扭。我们业内的收入是不应该跟外人说的,他却一直在台上说,不管真假,但外人听了肯定乱猜。现在想起来,他是有不平衡的地方。”

不过于谦表示:“我尊重人家的选择,哪怕不对,也是有他们的道理,但愿他们在其他领域能一切顺利。”当问到徐、王的离开是否会对德云社演出有所影响,于谦表示德云社除非是郭德纲走了会有影响,其他人走了都没关系,“因为卖票就指着郭德纲呢。”

李菁:我很满意收入

和徐德亮一样,李菁也是德云社早期成员之一。对于徐德亮的退出,他表示很意外:“最近有他出场的北京正常演出他都参加了,也没听他说起过这事。从劳务上来说,我们每个人的演出费用各自结算,我并不清楚他拿多少钱,但我很满意自己的收入。从艺术见解上来说,如果他和郭德纲有争议,也不会合作这么多年。所以,我觉得退出纯属他个人的事。”

业界声音

姜昆:搞好团结,别闹了

对于德云社此次的内部矛盾,中国曲艺家协会和相声界人士19日均以不了解情况为由避谈。不过20日,中国曲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副主席姜昆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对此事的观点:“希望他们团结,把德云社搞好。”

姜昆表示:“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我希望他们团结,把德云社搞好。”对于相声演员中是否存在收入悬殊问题,姜昆说:“收入是矛盾的表面现象还是根源?我现在不经营演出,对收入状况也不是很了解。”

激光治疗祛斑好不好呀

隔空溶脂瘦背部大概需要多少钱

激光洗纹身后颜色要多久才会变淡

小阴唇漂红手术有什么方法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