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封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CL牵手阿尔卡特捷径还是险途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7:12 阅读: 来源:密封条厂家

牵手阿尔卡特,万明坚的同行们在惊叹TCL胃口大的同时,对于TCL的消化能力也不无担忧

2004年10月10日,TCL阿尔卡特移动电话有限公司(简称:TAMP)正式在北京成立,继TCL彩电业务完成对汤姆逊整合之后,TCL与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的整合也在逐步进行。

TCL以攻为守

TCL一贯是逆市出牌的高手,在同行备感日子难过的时候,也多是TCL出手并购,借机整合产业资源的时候。在电视项目上李东生领导下的TCL已经多次上演这样的好戏,现在,同样的一幕又在手机市场上演:国内同行们在以各种各样的姿态练内功、练技术、尝试性地走向国际市场的时候,TCL一手将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整体性地盘了过来。

2004年6月21日,TCL通讯与阿尔卡特正式签署“股份认购协议”,并完成了组建TAMP所需的各项运营协议。TAMP总部设在中国香港,初始净资产约为1亿欧元,TCL通讯持55%的股份,阿尔卡特持有45%的股份。

2004年8月31日,新公司TAMP正式投入运营。在10月10日正式挂牌的当天,来自摩根斯丹利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在TAMP成立后,包括了TAMP和TCL移动的TCL通讯公司的手机年销量将达到2000万部,一跃成为中国手机销量第一、全球手机销量第七的手机生产制造商。

在全球市场上,排名在TCL通讯前面的公司是: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LG、西门子等6家国际巨头。而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TCL有意将TCL通讯的手机销量提升到5000万台,实现营业收入750亿元人民币,超越前面的两家企业,进入全球排行的前五名,成为真正的国际一线手机厂商。

在其他国内企业日渐低调、纷纷做出战略调整的时候,TCL在手机市场的进攻态势却通过整合阿尔卡特的方式曲线地展现出来。全球前五的目标预期带着强烈的自信意味,而这一自信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新公司在技术、市场等多方面的核心能力。

谈到国产手机遇到的问题,万明坚认为:“我认为过去几年奋斗下来,主流厂商正好是一个突破的机会。TCL移动通信采用的策略是进攻的策略,而不是消极防守的策略。”

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和广东惠州两地的生产基地完成建设之后,TCL已经积累起了几千万的手机生产能力。这种积累的规模制造能力需要TCL在技术研发、市场销售方面的强力支撑,而研发普遍是国内企业的命门所在,市场销售方面国内企业也都普遍依赖国内市场。为了顺畅地发挥TCL规模制造方面的优势,TCL迫切需要整合阿尔卡特的技术研发能力和市场销售渠道特别是在国际市场的销售渠道。

TCL走捷径

早在万明坚带领着TCL移动的一帮悍将在国内手机市场冲锋得最猛的2002年,李东生却越来越难以掩饰其内心的焦虑。

对李东生来说,思考如何突破产业机会与自身能力的鸿沟成为他致力谋求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他最终选择了一条他在国内市场已经演练得非常纯熟的一招:企业并购。于是,在2003年、2004年的两年时间里,人们眼见李东生对汤姆逊和阿尔卡特闪电般地出手。如果能够顺利地整合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TCL将获得核心技术和国际市场两方面的宝贵资源优势,对比那些国内同行,TCL在这两方面都有可能走上了一条捷径。

TCL同阿尔卡特的合作在很多方面都类似于当初索尼跟爱立信的联姻,同样是一家消费电子企业与一家传统的通信设备巨头的合作,同样由消费电子公司来主导组织新公司的运营,只不过不同的是,在索爱的股份当中,索尼与爱立信同时持有50%,但是在TAMP,TCL则持有55%的股份。

据了解,在双方签定的协议中,阿尔卡特拥有的2G、2.5G多项专利将归合资公司拥有,但3G专利并不划归合资公司,只是允许合资公司优先拥有其3G专利使用权。这一方面很像之前索尼、爱立信在成立索爱时的情景,在移动终端平台技术方面,爱立信并没有把其平台技术放给索爱,而是单独成立平台技术公司同时出售给包括索爱在内的多个手机企业使用,只不过索爱拥有优先使用权。

万明坚认为:“TCL在合资中所获得的最大优势,就是将直接把TCL带到研发的最底层协议层面,这个优势还将一直顺延到3G。”

TAMP带给TCL的飞跃不仅仅是在技术方面,在国际市场的开拓方面,TAMP的成立同样给了TCL一个深入开拓国际市场的机会。TCL方面表示:利用阿尔卡特原来在国际市场强大的分销网络,TAMP在以增长性战略维持西欧运营商市场健康成长的前提下,还将大力开发美洲运营商市场和全球分销商市场,以成为移动通信行业内的技术跟随者与产品领导者。

而在拥有了核心技术、国际市场两种宝贵的资源之后,万明坚的狂人秉性再次显现,当某一国际巨头全球降价的消息发布之后,万明坚笑道:他们其实很害怕我们。但是,现在的万明坚恐怕一时无暇去评价对手的恐惧情绪,因为在他面前整合两家背景、文化全然不同的公司,实现TAMP的扭亏才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TCL消化得了?

“TCL的确面临尽快扭亏为盈的问题,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我的目标是18个月,合资公司会尽量争取在此期限之内赢利,但最迟不能超过18个月的时间。”李东生语气非常坚决,在TAMP之前,李东生给自己手下另一家合资公司TTE定的赢利时间同样是18个月。一年半俨然成为李东生所能接受的底线。

李东生此刻一定非常清楚:从TAMP成立之后一年半的时间里,全球手机市场将是3G移动终端产业更替的最关键时期,也是各个企业布局搏杀的紧要关头。如果TAMP能够把握住此次机会的话,不但能够顺利地填补阿尔卡特过去一段时间里手机业务的亏空,而且TAMP很有可能借机成长为一大终端制造巨头,实现对对手的超越。但是如果一年半的时间里不能解决问题,TAMP很有可能在3G市场彻底失去机会。

但是,有手机同行表示:单纯整合这两家公司的难度就不小。虽然阿尔卡特移动电话业务在法国和在中国的所有600名手机业务的雇员基本上都已成为TAMP的雇员,但是两家公司的融合还只是刚刚开始。还记得索爱当初成立时的种种不顺吗?TAMP的难度恐怕不比索爱当初小。

在备受关注的人事安排问题上,TAMP的董事会共有7名成员,TCL方面派出4人,李本人出任合资公司的董事局主席,万明坚以CEO身份进入董事会;其他3名董事会成员则由阿尔卡特方面派出。新公司的管理层则是以CEO万明坚为首的9人团队,现任TCL移动的副总郭爱平出任首席运营官并兼任亚洲区总裁,首席财务官、首席技术官和首席协调官均由TCL方面人士出任。阿尔卡特方面则主要负责合资公司的全球营运,派人担任欧洲和美洲区总裁、全球营运总裁、全球营销总裁等职。

此前有多次购并经历、不久前刚刚完成TTE的李东生腕力绵厚,人事方面虽然可能会有故事,但是不太可能成为TAMP的阻力。真正危及TAMP发展的很有可能是双方在公司文化、企业运营方面的冲突。

公司融合考验TCL

在外界看来,TCL如何实现对不同背景的企业员工的有效管理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当初TCL收购施耐德的彩电项目的时候,合资公司因为在处事风格上的不同而摩擦不断,公司高层甚至也因此几次更迭。万明坚也承认,在企业国际化的进程中,文化、管理理念等方面冲突不可避免,最有效的对策是“多进行沟通协商、对对方的工作环节多做了解。”

万明坚对融合中的困难早有准备:“我们对困难的估计是比较多的,从近来进展看大家目标都比较一致。阿尔卡特是一个相当有功底的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占了相当的份额,TCL和它合作可以产生相当的规模效益,我认为前景是相当美好的。中间存在一些局部的困难,我认为和我们过往经历的困难比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业务方面,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TAMP在产品的品牌运营过程当中很有可能类似于TTE在电视项目上所做的那样,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分别采用阿尔卡特和TCL两个品牌,而这一点与索爱有明显的不同,索爱在成立之后马上使用了“索尼爱立信”的新品牌,而没有沿用爱立信和索尼。

TAMP已与TCL移动达成正常商业关系的制造协议,TCL移动将参与TAMP手机产品的设计和制造。TAMP的研发小组将分别位于法国的哥伦布和中国的上海。TCL有权在5年后收购阿尔卡特持有的合资公司股份,而合资公司则可以使用阿尔卡特的手机品牌6年。在中国市场,两个品牌销售渠道的整合也基本上采取自由选择的方式进行。

在何时完成公司融合的问题上,万明坚回答得并不明确。“要真正融为一体,这个过程就相当于两个人的感情一样,有可能是一见钟情,也有可能要很长时间所以很难判断。”但是有一点,万明坚非常清楚,“从法律性的界定来说,四年之后阿尔卡特从协议上就完全融入TCL。”

从很多方面来看,TCL移动与阿尔卡特的合作很像当初索尼跟爱立信的联姻。现在在市场上生气十足的索爱很让人羡慕,但是别忘了这家新公司刚刚成立时候的情景,这段美满姻缘的磨合时间并不像人们想像中那样短暂,中间未能达到盈利预期的坏消息不断传来。直到2.75代手机机会出现,在照相手机、智能手机风起云涌的时机,索爱抓住机会一举翻身。现在,TAMP同样也是面临着3G这样的产业更替机遇,但是对于现在的TCL来说,要TTE、TAMP两线扭亏的压力实在不小。

打量TCL的路径选择

TCL的资金规模、特别是李东生几年来在企业并购方面的经验积累足以表明TAMP方式不太可能成为中国手机企业的普遍选择。但是,TCL的这种合作方式还是可以让业界看到一种全新的路径。

易观咨询公司总裁于扬为TCL同阿尔卡特的合作击节叫好。他认为在将来的一段时间里,类似的合作还会不断地出现。“我们认为未来的中国市场里,像TAMP这样的合作品牌会越来越多。一方面中国企业在核心技术、核心元器件方面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赶得上的,特别是在3G移动终端市场启动的时候,制造企业需要具备更深的电信级的研发能力作为后盾来支撑自己的产品能力,而一些表现不佳的国外企业也需要同中国企业合作来实现其战略布局的目标。”

在TCL之后,波导也在跟西门子在市场、技术方面紧密合作。万明坚自己也认为:“这种中外企业之间的合作,会成为下一个阶段的主流,可能还会出现各种形式。”

但是,中国企业同跨国公司合资求技术的道路并不平坦。京东方高级副总裁陈炎顺说:“中国企业同跨国公司合资的方式很难从跨国公司那里学到真正的核心技术。”京东方在2个月的考虑之后,在合资还是收购的抉择当中选择了后者。虽然大大地破费了一笔,但由此京东方却获得了现代液晶项目的整个核心团队。

万明坚的同行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这种形式的合作。有消息称,在阿尔卡特将自己的手机业务转手TCL之前,法国方面也曾经就“深入”的合作问题与夏新电子的李晓忠进行接触,但是,却被李晓忠婉言拒绝。谈及原因,李晓忠一个劲地摇头:不要看它很风光的样子,操作起来很累的。在如何发展自己的手机业务上,这个一贯低调的夏新老板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思路,跟李东生一样,李晓忠同样看好3G终端的市场机会,只是夏新想自己做。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深圳筹划税务案例分析

广州工作签证证明

深圳工商税务代办公司

广州工商税务办理

深圳注册公司条件

特殊许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