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封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忻州煤监局向煤矿索钱盖豪华办公楼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34:32 阅读: 来源:密封条厂家

山西忻州煤监局向煤矿索钱盖豪华办公楼

2006年6月,仅有10名工作人员的山西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搬进了豪华办公楼,同时购置了10辆小汽车。记者调查发现,该局买楼买车的钱一部分竟来自于所属监管煤矿。

山西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是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垂直领导的派出机构,连四个正副局长在内共有10名工作人员,专门负责对煤矿安全的重点监察并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2006年6月,该局搬进了新建的办公楼,这座大楼共有34间办公室,10个人占用14间,空置20间,标准为60平方米一间,自带独立卧室和卫生间。

采访中,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负责人称,这座办公楼是租赁来的。但由于拿不出租赁协议和支付租金的收条,该负责人才改口称是买的。至于买楼的钱,该负责人称,买楼的500万元中有209万元是从所监管的九个煤矿“借”来的,其余款项是省局和当地政府解决的。但记者在借款收据上看到,只有小部分收据上写了“借款”字样,多数收据上连“借款”二字也没有。同时,这209万元“借”款没有一张借贷协议。另外,买车的63万元也是煤矿“资助”的。

演播室主持人翟树杰: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说,在山西忻州的煤矿安全监察局盖起了豪华的办公楼,并且在10个人的单位里购置了9辆小汽车。在惊叹一个煤监局竟然如此富裕的同时,也有人质疑这钱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日前,我们的记者去山西做了进一步的采访。

这就是只有10个人的忻州煤矿安监监察局大楼。在这里,我们首先了解到的是这个部门是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垂直领导的派出机构,连4个政府局长在内共有10个工作人员专门负责对煤矿安全的重点监察,并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是个行政执法机关。

他们是去年6月搬进这所新居的,这座大楼共有房屋34间,他们10个人占用14间,空置20间,办公室标准为60平米一间,自带独立卧室和卫生间。至于配车的情况与报道略有出入。

记者范本吉:你们忻州煤监局到底有多少车?

山西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李燕青:我知道有5个车。

山西忻州煤矿安全监察局原局长、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监察专员李建国: 总车数是10辆。

记者:这10辆车都是小车吗?

李建国:都是小车。

我们首先想了解的情况是这大楼是怎么来的?但听到的第一个说法就与媒体报道的不同。

李建国:我们搬过来,我们跟开发商定的是临时租人家的。

真的是租的吗?由于我们要看租赁协议和支付租金的收条,忻州煤监局才又改口说是买的。

李建国:这个楼是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后勤中心要买这个楼。

记者:你们省局的后勤中心要买这个楼?

李建国:对。大数是500万,我记不太清了。

既然承认房子是买的,那用的是什么钱呢?我们首先听到的说法是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全额给拨的钱。

记者:你介绍一下这500万的构成,从哪儿来的?

李建国:这500万都是省局给的,还有市里面给了点。

500万在你在任的时候都给了吗?

李建国:给了。

这是真话吗?在记者出示了掌握的初步证据后,他们才又承认这楼是用了许多煤矿的钱买的。但强调的是这钱是向煤矿借的,并由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纪检部门调查后的认定。

记者:这500万买房子的钱里面,来自煤矿的有多少?

李建国:从国有煤矿借了205万周转资金。

记者:向你们下面的煤矿拿钱是经过局领导班子正式研究过?

李建国:集体研究过。

记者:从煤矿拿来的钱,来自多少个煤矿?

李建国:9个煤矿。

记者:当时都有借据吗?

李建国:都给开了借据。

记者:在借据上说没说过多长时间还?

李建国:借据上没有。

记者:说没说借款有没有利息?

李建国:没有说这些。

记者:你买车花了多少钱?

李建国:从地方政府还有国有煤矿一共借了63万。

记者:63万

买了几辆车?

李建国:买了4辆车。

记者:你拿钱买房子涉及9个煤矿,买车又涉及若干个煤矿。这些煤矿是不是都是你的监管对象?

李建国:是。

记者:全是?

李建国:全是。

向自己的直接监管单位,所谓的借钱已经是错误的了。但我们还是对这种借钱的说法有怀疑,我们决心进一步调查,从直接证据上看个究竟。

记者:借款209万元,这个借款的性质,我们是根据什么确定的?

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纪检组组长祁建华:核查了解的情况是由忻州局出具的借据。

记者:你们看到过借款协议吗?

祁建华:协议这个我不清楚。

记者:你说的这209万是怎么出来的这个数?

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监察室专员邓磊:这个数是一笔一笔核对出来的。

记者:就是根据它的收据核对的,对吗?

邓磊:主要是这个。

记者:主要就是这个?

邓磊:对。

记者:有没有像这样的正式的借款协议书,有没有?

邓磊:没见到。

记者:这是宁武县地方国营陈家沟煤矿拿来的钱,一共是20万,时间是2003年,但是这个钱写的是基建款。这拿来的也是基建款。在这个忻州煤运公司的上面,它写的是借款。这写的是借款。在这些煤炭公司上面,写的比如说同安煤炭公司拿了一共14万,干脆连项目都没有。河曲县煤炭协会拿了31万,项目没有。宁武县栖凤煤矿基建款20万,项目基建款。神东康家滩煤矿20万,项目没有。

直接证据显示,只在小部分收据上写了借款字样,这也只是他们自己下账的一种说法,在法律上不能作为借款的依据。209万元,我们连一张借贷协议也没有看到,而且多数收据上连“借款”二字也没有,根据什么认定这钱是借的呢?再者,借钱要有借有还,这钱已经拿来3年了,还过一分钱吗?

记者:他的这个房子是2006年6月搬进去的,已经住进去半年多了。这个钱所谓的借也已经借了好几年了,你们发现这209万里有没有一分钱的还款记录?

祁建华:在这之前我没看到。

记者:调查组没有看到?

祁建华:我没看到。

买房的钱是这样来的,那么买车的钱他们也说过是借的,这话可信吗?

记者:买车那63万等于是没单据?

邓磊:没见到。

记者:这63万怎么来的有凭证吗?

邓磊:这个没有。

记者:根本就没凭证,这是他们自己这么一说啊?

邓磊:这个没有看到过。

记者:究竟这些钱是来自煤矿,还是来自其它单位,怎么来确认?

邓磊:63万主要是来自煤矿的。

记者:来自煤矿的。实际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叫资助,就是白拿了。

邓磊:后来买车主要是资助的。

记者:资助,你们看到有文字协议吗?

祁建华:没有看到。

记者:那这个钱究竟是怎么来的?叫做什么款项?他们账面上怎么体现?

祁建华:这个看不出来。

至此,调查才算有了眉目。显然,买房的钱说是向煤矿借的,难以自圆其说;买车的钱也说是借的,更是不明不白。接下来的调查让我们沉重,李局长说这个做法不是下面单位自己发明,而是省局安排的。

祁建华:办公楼是咱们忻州煤监局跟(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机关服务中心应该说是共同建的。在建过程当中,在资金的来源方面确实有一些问题。

李建国:你买这房子,当时省局一分钱没给?

李建国:没有。当时就是让盖房子,一分钱也没有给。

记者:那省局让你盖房子,又一分钱不给,他说没说让你用什么钱盖?

李建国:当时没有说。

记者:你问没问?

李建国:问肯定要问。

记者:省局怎么讲?

李建国:省局说可以从国有煤矿先借一分。

记者:省局是正式的文件里写的,还是会上跟你们说的?

李建国:具体怎么说,文件上是没有这个文件。

记者:你是怎么知道省局同意你们这么做?从哪儿知道的?

李建国:省局同意这样做,也可以说会上说的。

安全监察机构向监察对象伸手,那还怎么履行监督职责呢?但李局长表示,拿了被监察对象的钱也不会影响监察工作。

记者:拿了人家的钱买了房,买了车,对我们对他的监管有没有影响?

李建国:没有影响。

而忻州市的另一个安全监督单位的领导坚决反对这个说法。

记者:你们要是买车买房要缺钱的话,想向煤矿伸手,要得来要不来?

山西省忻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李福弟:这个如果是违反规定,绝对能要来。但是我们不可能向人家煤矿伸手。

记者:为什么呢?

李福弟:因为这个是监管被监管对象,如果是向人家伸了手以后,如何监管呢?

记者:您认为如果向被监管对象伸了手的话,肯定会影响到你的监管?

李福弟:那不是肯定,那是一定影响到,可以说是没有办法监管了,怎么监管呢?

美女图片套图

美女图片大全

丝袜美腿图

相关阅读